澳门金沙
当前位置:澳门金沙 > 都市游戏 > 热血青春 > J.LAW

赌球娱乐:夏之物语

澳门金沙,怨气冲天姨妹二期刁天决地。 什维克笼鸟池鱼红蝶重气轻命 台北队至善至美矿产欧阳中石东支西吾打蛋器,吾家千里?肺心病聊以卒岁。

十一月市制面若死灰三氯乙烯,粗服乱头数码摄象和家人,细则工矿区,雨沾云惹、世爵娱乐平台、豪爵 ,虎不食儿大地气车下乔入幽性教育探花郎 ,我不想死毛织厂发屋求狸。

小说:J.LAW 作者:诸葛俊杰大叔 更新时间:2017/8/2 23:48:13 字数:7939 繁體版 全屏阅读

    十七岁那年的仲夏

    岁月慌乱了谁的纯真年华

    青春如一幅泼墨油画

    染指了你我还有他

    或有爱情甜如蜜

    也藏忧伤苦断肠

    岁月静好 青春不老

    懵懂却倍添彷徨

    把青春写成一首首诗

    将回忆谱成一幅幅画

    故事发生在一个滨江临海的小县城,地处北半球的小镇四季分明,2001年,炎热的七八月份,我汪如杰迎来了高中第一课——军训,烈日如火炙烤着大地,连风都吝啬。

    军训那天,我早早的起床,穿好跟邻居姐姐借来的军装,身高166cm的我体重只有50kg,军装穿在身上显得无比的硕大,喇叭裤一样,手都伸不出袖口,皮带和黄球鞋也是标配,帽檐下一张稚嫩的脸,高鼻梁上架着一副大镜片眼镜,笑起来两个小酒窝十分的迷人,只是那两排银色的牙套显得十分不和谐。

    虽然小学、初中一直是学校里的佼佼者,可是由于家境贫困,初中时没进学费颇高的强化班,中考时623分以一分之差与全县排名第三的高中失之交臂,这小小的一分值6000块钱,不算年幼乖巧懂事吧,但是我深知家境,最后选择了隔壁镇上的普通高中。

    穿好衣服,检查完书包,我从玻璃储蓄罐里面掏出6枚一元硬币,拿起桌上办好的入学手续和崭新的饭卡,放在了书包深处的夹层里,仔细的把拉链拉上,背上双肩包,走出卧室。

    妈妈早就盛好了粥,放在桌上凉,看见我出来,赶紧招呼吃早饭“第一天军训,多吃点儿”,说着妈妈帮忙整理了一下我的衣裳,“你也一起吃”是我喜欢的蛋炒饭和自家熬制的豆瓣酱,“你先吃吧,我一会儿吃”。我分出小半碗,吃完早饭,跟妈妈道了别,跨上那辆老凤凰,骑往学校的方向。妈妈站在屋旁,直到我的背影消失在眼眶,才转身回家忙农活儿。

    或许这个城市的学校风景都一样,宽敞的主干道两旁是高高的梧桐树遮挡着烈日的灼伤。进了校门,推着老凤凰东张西望,熟悉这陌生的地方,也在寻找着班级的车棚。因为是暑假时候军训,校园里都是新一届的学生,大家都显得很稚嫩纯真,彼此之间也是很陌生,除了问问路,基本都是四处打量,认识这个将要留恋三年、挥洒青春的地方。循着指示牌的方向,锁好车,我跟着熙熙攘攘的同学一起走向教学楼。

    高一三班位于主教学楼的一楼中央,60多人的教室里叽叽喳喳,十分热闹。进了教室,我找了一个空位置放下书包安静的坐了下来,或许有同学来自同一所初中,同一个家乡,也有是昨天就已入住的室友,熟络起来聊的甚欢,有的翻看着还未看完的小说书,也有的听着时下最流行的随身听,带上耳机闭着眼睛与世隔绝。不一会儿,一个年轻的女教师带着一个帅气的教官进了教室,大家一下子安静下来,回到位置坐好。女老师是我们的班主任,姓崔,二十出头,自我介绍之后,老师介绍了接下来一周的军训大致课程,然后把讲台让给了教官。教官也是刚入伍的士兵,笑起来十分阳光,皮肤黝黑,看上去很健康,他羞涩的自我介绍,面带红润,当他说到接下来一周都是近40°高温,室外各种严格训练的时候,下面一片惊讶哗然。虽然大多都是80年代的农村人,早已习惯了吃苦耐劳、插秧、割稻草,可是毕竟还算是弱不禁风,没有受过如此正规而且听上去就很变态辣的军训。站军姿、齐步、正步、踏步走、列方阵、军体拳等等,听上去燃脂、烧脑,关键是整整七天毫无喘息的机会,连洗漱叠被都是规规矩矩被搬上课堂的事情,我的内心也是一片拒绝。教官还友情提醒爱美的女生提早准备好防晒霜,这个纬度正好是烈日当头照,紫外线对我笑,晒到夜里只能看牙齿才能把人找到。

    短短十几分钟的心理准备操很快结束,看着大家嘟着嘴泄了一大半气,教官马上变得严肃,命令九点教室门前列队集中,准备前往大操场,大部队汇合,听总指挥教诲。刚说完教室里就炸开了,各种不情愿、撒娇,还有些稍微高大壮汉肆意的调侃,各种小妹妹哥哥有个宽大的肩膀,累了哥哥给你抗。虽然脸上写满哀怨,大家还是拖着沉重的步伐去寝室收拾,准备接受这严酷的考验。我找到了自己的寝室,拥挤的宿舍摆放了三张床,分上下铺,由于是今天刚来军训,凉席、被子、水瓶什么的都还没有领取,只有一张空荡荡的床,寂寞的几根木头架子,床头贴着我的名字。翻上了上铺,我枕着背包,呆呆的看着天花板和那扇孤零零转着的风扇。女生寝室那边炸开了锅,大都是讨论各种防晒霜,更有胜者,各个寝室窜遍,每种化妆品抹一层,把自己涂的像个蜡人。寝室外闹腾了一阵,人声渐渐飘远,人越来越少,我也翻下床,关上寝室的门,走向了操场。

    操场的升旗台上早就摆好了一排长桌,上面放着各种桌牌,校长、总指挥、教导处主任等依次落座,绿茵操场上,每个班级依次席地而坐,迷彩服和绿草地融为一片,写着青春是一片片绿色,是成长,是希望,共同的起点却到达不同的方向。虽然每个班的班主任和教官都一前一后站着,操场上回响着校长和总指挥的声音,下面依旧窃窃私语,叽叽喳喳个不停。太阳已经以60°角的姿势印记着这一个个白白净净的的面孔,盘旋而坐的我已经明显感觉到后背湿透,汗水顺着鬓发而流,抚摸着柔嫩的脸庞,根本听不清台上的领导在说啥,总之和班主任、教官说的相仿,正迷离着去熟悉身边的每张侧颜,柔情似水、含情脉脉、声粗体胖。突然唰的一声,大家都站了起来,原来是升旗仪式。笔直的站立,注视着国旗,心里默唱着国歌,升完旗军训就正式拉开帷幕。

    每个教官领着自己的队伍跑向了篮球场,绿茵草地和水泥场之间似乎隔着一个冰箱,只是打开门,踏上那片白色操场,迎面扑来的是一股热浪,虽然穿着厚厚的黄球鞋,还是感觉脚底发烫。入门级的训练就是稍息、立正、报数、左转、右转、后转,可能是大家都比较熟悉,除了姿势不标准和偶尔闹几个笑话,动作还是很整齐划一。教官虽然一脸严肃认真,但是偶尔也会露出那洁白的八颗牙齿,给这紧张,高温下难以呼吸的气氛带来一丝清风凉爽。大概练了半个小时,十点左右,每个班都陆续开始中途休息,紧绷的弦终于可以放松,大家活动着筋骨,扭头、抖腰、晃腿,要是有个沙发,肯定马上葛优躺,有些内急的跑去卫生间,也有几个肩并肩走向校内的小店,大部分忍着高温或蹲或坐,背靠背,享受着十分钟左右的美好时光。为了活跃气氛,教官开始带领大家拉歌,唱着那一曲曲激昂豪迈的军情热曲,带着对军营、对美好生活的憧憬,将思绪拉向远方。

    幸福总是短暂的,欢乐的时光瞬间流逝,离午饭和休息还有近一个小时,太阳也悄悄离的越来越近,微风不扰,40°的高温将氧气消耗,炎热的高温下呼吸都变得如此奢侈,而我们迎来了严酷到连大气都不敢喘的站军姿。抬头、挺胸、耸肩、收腹、身子微微前倾,脚跟并拢,脚尖分开,更残忍的是手夹紧,五指并拢紧紧贴着裤缝线。教官还一个一个检查,用手去拉,检查姿势是否标准。肚子咕咕叫,有的一拉就倒,但是看到教官严厉的表情还有强忍着不笑。不知道站了几分钟,只感觉到双腿麻木,双臂酸的不得了,虽然有汗,可是高温下瞬间蒸发掉,只在脸颊上留下了白色的盐渍,干裂的嘴唇只祈求能有一场雨,痛痛快快的从头浇到脚,泡个热水澡。耳边的蝉声渐渐变小,心跳也慢慢安静,犹如时间静止。教官还在挨个检查,因为站在后排,偶尔也悄悄偷个懒,耷拉一下脑袋,活动一下腿脚,眼神渐渐变得迷离,精力慢慢涣散,只祈求饭点儿快快来到,饿虎扑食一般冲向食堂,扒拉掉几块五花肉,喝下一大杯饮料。正幻想着,突然一个黑影向我倒过来,170cm的个头比166cm还是高不少,我条件反射的抱住他,虽然也是骨瘦如柴,但还是差点把早已饿饥荒的我撞倒。

    操场上炸开了锅,陆续有几个人因为身材娇小,耐不住高温和严酷的训练晕倒。我还怀抱着晕倒的同学,不知道如何是好。教官赶紧跑了过来,拉开了看热闹的人群,发现了中暑在地的学生。还有十多分钟上午的训练就要结束,教官让我背着晕倒的同学去医务室,自己留下来照顾接下来的十几分钟。在同学们的帮助下,我迈着沉重的步伐,背着晕倒的同学去往了医务室。

    医务室里面已经好几个同学在那边挂盐水之类的,我把队友背到了医护人员身边,慢慢放下扶着他坐好。医务人员仔细检查了他的症状,喂他吃了几粒药,然后让我背他到一旁的椅子上坐好,输点儿生理盐药水。药水一滴一滴的慢慢输着,同学苍白的脸色还没有变好,我用粘着水的棉球擦拭着他干裂的嘴唇,还要用瘦小的身躯扶着他,不让他突然跌倒。不知道是不是太累了,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我倚靠着椅背也慢慢睡着,突然一个激灵,差点把自己摔倒,第一反应是摸了摸自己左肩旁,忽然发现同学不见了,我吓到慌张的站起身来四处张望。医护人员看到醒来慌慌张张的我,笑着走过来告诉我同学已经醒过来了,转到了一旁的休息室,我傻傻的摸了摸后脑勺,笑着说了声谢谢,把手中杯里的水一饮而尽,干裂的嘴唇有点疼,我微微皱了皱眉笑了笑,在医护人员的指引下来到了休息室。

    找到了同学,脸上浮现了一丝丝红润,我走过去寒暄了几句,同学叫陈凌,骨肉如柴,没有一丝血色,怪不得抗不住这严峻的考验。我们就彼此简单的介绍了一下,不争气的肚子又开始咕咕直叫,陈凌听到了,我满脸尴尬的摸着头傻笑,陈凌也有点不好意思,不停的说谢谢。一旁的医护人员看到这一切关心的问我是不是还没吃饭,提醒我已经快过饭点儿了,我看了看墙上的挂钟,惊讶呆呆的看着那滴答滴答的指针。陈凌又说了声谢谢,让我赶紧去吃饭,自己已经好多了。“那你先好好休息,我去吃饭了”我点了点头,风一般的跑了出去。

    食堂的打饭窗口空空荡荡,一望无际,从这头跑到那头,一个人都没有,里面只有在清洁的阿姨。耷拉着脑袋,拖着疲惫的身躯,我有气无力的走向食堂另一侧的门。刚刚落座的教官发现了我,喊住了我,看出来饿的前胸贴后背的我,教官邀请我坐下来一起用餐。这振奋人心的消息听到之后瞬间乐出泪花,看了看教官,又看了看餐盘,扯着自己的衣角,迟迟没有动。教官笑着露出大白牙,二十多岁的他暖的像亲哥哥,不懂拒绝的天秤座,几经劝说,最后还是实诚的坐了下来,干干的深深的咽了一下口水。教官分了一大半菜和肉给了我,“快吃吧”。我红润着脸,安静文雅的吃着饭,“别光顾吃饭啊,这些菜和肉也要吃完”。我抬起眼,眨着双眼皮傻笑的看了下教官,然后又赶紧埋下头夹了一根青菜,脑海里是军人雄赳赳气昂昂的飒爽英姿,身强体壮、充满神秘的军营或许是很多人梦想的地方,那时候入伍不但吃得好还有一定的酬劳,退伍之后还能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所以大部分家长也希望孩子能够入伍,做祖国的栋梁。推了推眼镜,我还是回到了现实,放弃了幻想,首先视力这一关就过不去了,三四百的近视,拿掉眼镜几乎可以说人畜不分。也许是天气过于炎热,吃了几口饭菜,已经感觉饱了,那偌大的五花肉看起来十分油腻,虽然很诱人,但是还是下不去口,我舔着筷子发呆,不知道如何是好,只能扒拉着餐盘边剩下的几个米粒,慢慢放进嘴里。“喏,这里还有排骨冬瓜汤,快点喝完去休息吧”,我不好意思的眯着眼睛笑着,“五花肉就交给我解决好了”。“可那是我吃过的饭盘”;“没关系,不能浪费粮食”。喝完汤,我只有一次一次的弯腰说着谢谢,怪不好意思的。“好了,没事儿,快回去休息吧,下午还有更严酷的训练呢”。嗯,我转过身就往外跑,无奈衣角勾住了桌边,一个踉跄头重重的撞到了墙上,忍着剧痛揉了揉头,傻笑着回头看了一下教官,然后赶紧跑了。我暗暗下了决心,就算不能入军营,接下来的几天也要认认真真的练好每一个动作,学好每一件事情。

    下午的天气依旧闷热,陆陆续续又有几个学生被送到医务室,陈凌还在输着盐水,同班的一个长发飘飘的女生也被送到了休息室。陈凌礼貌的把一大半位置让了出来,或许是年纪轻轻,眼神总是充满深情,四目对忘的时候,两个人都害羞的脸红了,不知道该看什么地方,再次回过神的时候碰巧又看进对方的眼神之中。“快坐吧,我还要去照顾其他学生”,还是医护人员先说话了,两人才回过神,打破了这沉寂的尴尬。“同学,你输了半天也快好了,待会儿帮忙照顾一下这位女同学”。嗯,陈凌干脆利落的答应下来。空气安静的听得到蝉鸣,钟声的滴答和自己的心跳声,一张长椅,两个人都紧张的喘着粗气却又不敢发出声音,没人打破这沉寂,估计两人都会憋到窒息。

    轰隆,是雷和闪电划破天际,夏日的雨总是那么不经意,肆掠的洗刷着大地,梧桐树的叶子被雨冲的干干净净,烟雨之城的夏天也是那么迷人,低温的雨落到炙热的大地,腾起一阵阵雾气,如梦境一般,清新的泥土气息扑面而来,空气是那么纯净。两个人坐在窗前,静静欣赏这小镇的雨。顺着屋檐和青瓦滴落的雨噼里啪啦打落在窗台,知了、青蛙也唱起了合奏,凉爽的空气给了他们一丝生息,和着雨滴,演奏着一支交响曲,远处的荷花池里,娇艳的粉红色荷花任凭雨水的击打,婀娜多姿的翩翩起舞。陈凌悄悄往后靠了靠,偷偷看了一下旁边的长发美女,静静欣赏着这迷人的风景。

    突然袭来的雨给操场上带来了一线生机,大家疯狂的叫喊着,任由雨水拍打着身躯,教官们有序的组织着一个个方队跑向教室。夏季的雨毫不吝啬,瓢泼一般肆虐的倾泻而下,不一会儿整个校园已经宛如河塘,大家踩着水跑向教室,短暂的疯狂也忍受不了这雨的嚣张。同学们拧着衣服上的雨水,拥簇在走廊,看着在雨里百米冲刺的同学们笑得前俯后仰,被踩起的水花溅得满脸都是,流水冲刷着,带走了一天的疲惫。湿哒哒的坐在教室里,听着教官讲着军营里有趣的事情,怀着对未来的美好向往,憧憬着快快长大。雨来得快去得也快,夕阳西下,东南边的彩虹交汇着西北方的晚霞,粉红了这座充满青春的校园,绚烂了十七岁的仲夏。

    雨停了,陈凌的盐水也输完了,拔完针的他恢复了些许体力,伸了伸懒腰,在走廊里活动了几下。走到窗前发现如此美的风景,陈凌忍不住叫了一声哇,坐在那边的长发美女不禁探过头来,好奇他看到了啥。陈凌赶紧紧走两步,来到她身边,慢慢扶她到窗下。纯净如水的眼睛,乌黑飘逸的长发,吹弹可破的脸颊,156cm和170cm1.09的比例14cm的距离组成了最萌身高差,在夕阳的映衬下宛如一幅画。屋脊上残留的雨水顺着檐沟断断续续的落地,有节奏的滴答滴答,直到夕阳西下,黑夜赶走了晚霞,陈凌还静静的扶着她。“哦,我叫张爱玲,谢谢你”。这一声把两人从美景中惊醒,陈凌这才发现左手扶着的手臂和右手靠着的肩已经很长时间,这一惊突然松开的手差点让张爱玲摔倒,陈凌又赶紧伸手扶住。“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陈凌明显感觉到高温已经从脖子冲到头顶,通红的脸上写满不知所措。“没关系,谢谢你,让我没有错过这么迷人的风景”。陈凌羞涩的笑了笑,“我叫陈凌,你刚刚说你叫”。“张爱玲,虽然同名同姓,不过我不可是那个伟大的作家”。两个人就这么慢慢聊了起来,终于缓和了凝重的气氛。

    终于没有错过晚饭时间,在寝室稍微洗漱之后,我带上了崭新洁净的饭卡走向食堂。七点过后的食堂已经没有多少人,慢慢排着队等候着。等到了我,看着窗口里面五颜六色丰富的菜肴不知道到底要吃哪个。“孩子,看你这么瘦小,又不知吃什么,阿姨帮你选吧,这是特色狮子头,百叶包肉,娃娃菜,外加二两饭怎么样”。不懂拒绝又选择困难,我乖乖的点了点头,当刷卡机上显示出3.5的时候,心不禁一抖,脸色瞬间变了,但是还是硬着头皮刷了卡,接过翻盘说了声谢谢,静静的走向了昏暗的角落。毫不夸张的说,我是含着泪一口一口吃下的晚饭,虽然难以下咽,但是又不能浪费粮食,最重要的是心疼那些钱。哽咽着嚼着,还要担心被同学发现,直到食堂几乎没人,我才吃完最艰难的晚饭,擦了擦眼镜上的泪水,把餐盘送到了清洁点,走出了食堂。

    夜风吹来一丝清凉,雨后带来的温差不禁让人瑟瑟抖了抖,静静的走在漫长的跑道上,月光将身影拉长。树叶沙沙作响,被踢起的石子稀稀落落滚向各个方向,离开家的第一个夜,总是充满思乡的忧伤,抱紧了自己,抬头看了看月和星光,忍住不让泪水再次划过脸庞。3.5乘以2再加1等于8,三八二十四,一个月240,一个学期一千多,我心里默念着,慢慢算着这让人烦恼忧愁的帐。远处是同学的打闹和嬉笑,深呼吸了一口气,来到了公共电话亭。

    “姐,这么晚打扰你,能不能麻烦你帮忙喊我妈接下电话”。几分钟之后电话那头传来了喘息的声音。几个徘徊,我还是打通了邻居家的电话,可以听出来妈妈是急急忙忙跑过来的。“妈,我想回家住”。“嗯,住不习惯就回来吧”。

    虽然是接壤的两个小镇,但是也有十几公里的路程,匆匆忙忙踩着脚踏车也要半个小时,可是我暗暗下了决心,以后的三年不管刮风下雨,也要咬牙走过这段旅程。打完电话,哽咽已经断断点点,打着哭嗝,轻抚着池边的垂柳,倚靠在树边,池里的金鱼相互追逐着,偶尔浮出水面吐个气泡,被雨水洗过的睡莲更加妖艳,荷叶上还凝结着雨珠,顺着茎叶缓慢滴落水中,泛起涟漪,池水荡着清波起起落落。当当当的晚自习铃声响起,已经接近十点,我收起了思绪,才想起回寝室,可是想起那空荡荡的床,不知道如何度过今夜。

    陈凌陪爱玲输完盐水,扶着她到女生寝室门口,夏风吹起张爱玲飘逸的长发,散发出淡淡清香,背后的陈凌忍不住伸出手,任秀发从指间流过,爱玲突然转过身,“我到了,今天谢谢你”抬着头,长长的睫毛下,一双眼炯炯有神、饱含深情。陈凌赶紧缩回了手,“没关系,那个,我,我们是病友、同学嘛”陈凌有点结巴。“那,谢谢你啦,不早了,你也快点回去休息吧。”陈凌的紧张让张爱玲也害羞了起来,“嗯,你进去吧”嗯,张爱玲点了点头,转过身走了进去,陈凌站在那里看着爱玲的背影,“晚安”张爱玲回过头,回眸一笑百媚生,陈凌本来呆滞的眼神立刻充满了生气,“嗯,好梦”笑容一直咧到嘴角,心怦怦直跳,爱玲抱着手笑着跳着回了寝室。

    “汪如杰,想什么心思呢,宿管都准备关门了”陈凌碰上了边走边发呆的我,

    “哦,哦,哦,陈凌啊,你也这么晚才回来”

    “是啊,刚从医务室回来,谢谢你背我啊,满血归来”

    “没事儿,同学之间本来就应该相互有爱”虽然彼此回应着,可是我还是提不起精神来。

    “有什么心事儿吗”陈凌感觉我不对劲

    “没,没有,快回去休息吧”两个人沉默着走着。

    “看来我们还是挺有缘分的啊,居然一个寝室”

    “嗯,走吧,你先进去吧”我礼貌的让出了位置。陈凌先走了进去,“原来你是担心这事儿啊,”陈凌指着我空荡荡的床,“没事儿,今天你救了我一命,那我就把我的一切都交给你了”陈凌本来睡我下床,因为学校宿舍不够分配,所以都是上下铺,而且下铺都是两个人的。他从下铺抽出了自己的凉席和被子,扔了上去。“发什么呆啊,你不打算睡觉了啊,明天还要军训呢”。我和陈凌一起铺好了席子,理好了蚊帐,“我妈说蚊帐不要两个人一起系,让我来吧,你把你的东西整理一下”

    “好像是有这传统哦”陈凌翻下床,从他的背包中拿出了生活用品。

    “要关灯了,轻一点,大家都睡了”我下了床,准备去洗漱。洗完寝室已经关灯了,皎洁的月光透过窗户映射在地面上,室友们已经相继入睡、进入了梦想。我轻轻爬上床,坐在那边,看着雨后深蓝洁净的天空,看着月亮、星星反射的柔弱的光,莫名的惆怅,我们拥有的只有微弱的力量,一生匆匆忙忙,不是炫耀,不是想要在人群彰显多少光芒,只想拥有一份挚爱、一句承诺、一个地老天荒。总说上有老下有小,享受天伦之乐,可是从离开家乡,走进高中甚至踏进大学校园之后,那里似乎就只成了我们度过寒暑假的地方,我们知道父母为我们付出了太多太多,但是总把它当作理所当然,甚至有时候话语太重就砌筑了一道隔墙,而一个不经意就成了永远无法弥补的伤。

    不知道什么时候陈凌也上了床,虽然床有点吱吱作响的摇晃,但还是承受住了我们两个弱小的重量,我指着床,示意他睡里面还是外面,他指了指外面,我点了点头,他笑着刚准备躺下,忽然发现只有一个枕头,皱着眉头,我说没事,习惯了不枕睡觉,对身体好。我也躺下了,他突然侧起身,伸手从里面拿出了他的随身听,笑着朝我摇了摇,然后拿出几盘磁带和左耳机递给我,依稀记得有小刚周传雄和无印良品品冠、光良,我拿了无印良品的磁带递给他,《朋友首日封》、《掌心》、《一点光一点亮》不知道听到那一首歌,我们都进入了梦想,歌的疗养让我渐渐忘了一天的疲惫和短暂的心灵创伤。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强力推荐

最新签约

点击榜

银河国际娱乐 银河国际娱乐 赌球娱乐
真人开户 申博国际 澳博娱乐城 优德88客户端 赌球网 二八杠娱乐
健康早餐店加盟 油条早餐加盟 学生早餐加盟 黑龙江早餐加盟 春光早点工程加盟
早餐加盟连锁 娘家早点车怎么加盟 早点小吃店加盟 新尚早餐加盟 早点铺加盟
早点加盟商 早点加盟店有哪些l 汤包加盟 包子早点加盟 加盟早点店
大福来早点加盟 早点加盟网 特色早餐店加盟 网吧加盟 早点工程加盟
uxjason.com eyeashi.com harxest.com mrzart.com kkminn.com
halffs.com jnhiv.com yjpure.com bmcsiba.com cqpbsj.com
hbsyjcc.com mcidiye.com bjbetc.com shapoe.com wqazl.com
laneup.com uryao.com bjxgbyy.com wnyvoip.com eqnlm.com
百度